报道《731部队真相》的NHK:面临政治社会双重困境

作者/来源:网易新闻   发表时间:2017-08-29 15:58:53

(原标题:报道《731部队真相》的NHK:政治与社会夹击下的困境)

8月15日——日本战败纪念日的前两天,NHK播出一部名为《731部队的真相——精英医学研究者与人体实验》的纪录片,引起热议。日本政府一直以没有历史资料为理由,拒绝公开承认731部队当年在中国犯下的罪行。这一次,NHK 电视台却播出了原731部队成员的认罪录音,直接和政府立场对立。

作为公共媒体的NHK(日本广播协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广播电视传媒机构之一,一直以“不偏不党”为运营方针,力图保障独立性和公共性,起到公众民主教育、限制保守政治势力和防止极端化思潮的作用。但随着日本政治和社会状况的变化,NHK 面临政治干涉和民众不认可的双重困境,它的发展经历和变革对公共媒体是否能够保障公正可靠这一论题有着极其珍贵的参考价值。

报道《731部队真相》的NHK:面临政治社会双重困境
731部队总部原貌照片。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青年网(除署名外)

宪法制衡下诞生的 NHK:独立自主的新媒体

以东京铁塔为背景开始时钟倒数,随着秒针指向七时整,时钟向前射出世界和日本地图,最后进入以蓝为底的节目标志——NHK 最有名的晚间七点新闻开场伴随了无数日本人的记忆。然而,这个亲民的媒体在成立之初却蕴含着最激进的变革元素。战后以制衡权力的和平宪法为背景诞生的公共媒体 NHK,从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日本民主化社会的开始。

区别于战前被政府控制的国营媒体 NHK,战后 NHK 的创立是在驻日盟军的监督下诞生的。为了避免军国主义重蹈覆辙,GHQ(驻日盟军总司令部) 决定在督促创立一个日本媒体机构作为公共监督的手段:向上监督政治权力,向下防止民主改革朝向共产主义化。于是,作为战后民主化的一部分,GHQ要求政府重组一个新型公共媒体,作为一个公共性质的机构担当向公众传播时事、教育、娱乐等作用,秉承全面公平,报道内容不能具有倾向性,并对国家、民族文化有所贡献。

在这样的背景下,NHK 具有一系列保障制衡权力和独立的制度设计,其主要内容就是独立的财源与经营委员会。

NHK 确立了靠收视费制度获得稳定的独立财源的财政基础。 《广播法》的第二章第32条规定,拥有电视机/收音机的家庭等同于自动与NHK 订立契约,须按年向 NHK 缴纳一定数额的收视费。这意味着NHK的运作不需要商业资本的支持,避免实力较强的垄断资本凭借其绝对的财力优势扭曲市场,消灭对立意见的表达机会,更有利于促成政治公平和多角度明确对立的论点。最显著的表现就是 NHK 的节目禁止播放商业广告,也不需要国家财政拨款,除非有国家委托的对外广播任务。由此可见,收视费制度是 NHK 作为独立“公营媒体”运转的基本保障。

经营人事上,《广播法》规定设立 NHK 经营委员会,负责包括经营方针、收支预算在内的各重大事项的决议。经营委员会居于NHK运作的核心地位,由 12 人组成,其人选理论上应代表各地方和社会各领域的利益,并有各种条约规定:公务员、各政党工作人员和在两年以内的公职人员有违法犯罪行为者不能担任委员,同一政党人士在同一委员会内不得超过四人等等。

在“公共福祉”原则的指导下,NHK 选择尽可能超越阶层和政治派别,不倾向于左、右任何一派进行表达。最能体现其客观中立的事件之一是“安保斗争”:1960 年,美国与日本签订新安保条约,条约中的驻日美军和基地核武等问题非常敏感,民间激进的民族主义和主政派的保守政治主张产生激烈冲突,引发了战后日本最大规模的社会运动和政治危机。在政府点名批评和民间激进组织的双重压力下,NHK 依旧选择以客观事实为基础,制作了大量观点中肯,资料全面的特别新闻节目,与具有鲜明政治派别的私营媒体区分开来,充分彰显了其公共角色的重要性,也圆满完成了其作为媒体的政治使命:超越保守派/右派权威和革新派/左派大众的二分政治立场,通过不偏不倚的客观报道促成知情的市民社会。

正是由于独立性和为公众服务的意识,从战后初期到 20 世纪 90 年代,NHK 在新闻广播领域一直处于大获成功的统治地位,并获得民众的高度信赖。可以说,此时大部分日本国民的新闻知识和政治观点,都是从 NHK 获得的。据收视抽样,在80年代初期,收看 NHK 不同时段新闻报道的观众占到同时段观众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同时期的民调也显示,观众对 NHK 新闻报道的信赖程度高于其他私营媒体。即使是到了 NHK 走下坡路的 1997 年,民意调查仍然显示,日本公众对 NHK 新闻报道信息的信赖度是私营媒体、政府和国会的两倍或以上。作为公共媒体和国民信息普及标杆的 NHK,有过其真正闪耀的荣光时刻。

报道《731部队真相》的NHK:面临政治社会双重困境
公共媒体NHK。  视觉中国 资料图

NHK 的公共性困境:政治和社会的双重夹击

2013年,描写二战的小说《永远的0》出版,狂销350万部,平均每周卖出5.3万册,令百万读者“为之动容和落泪”。之后,该作品又被改编成由偶像明星主演的电影,同样大获成功。然而,这本充满右翼思潮的小说主要反对的不是战争,而是日本的战败,日本网站 2CH 上有网友称其为“恶魔写下的文字,印刷在厕纸上”;宫崎骏也认为它是“到处散播大和战舰和零式的幻影”的作品。小说作者百田尚树是既是得到首相安倍晋三赞誉的右翼作家,也是 NHK 执行委员。右翼作家担任 NHK 要职这一引发强烈社会争议的状况深刻体现出 NHK 在当代社会中独立性逐步丧失以及面临左右博弈的尴尬处境。

作为公立媒体的 NHK 在立法上从两方面受制于执政政府,首先是政治必须由国会选拔和任命经营委员组成经营委员会管理 NHK 事务,即政府可以掌控 NHK 管理者;其次是 NHK 的预算案需经过国会审议,设计这一机制目的本是让国民选举产生的议员对 NHK 进行监督和审查。但实际的状态却是,与执政党和政治家保持深厚关系成了 NHK 政治记者的“隐性任务”,即 NHK 的财政支出被政府管制。

近年来,不断有政府试图干涉 NHK 的事件发生。小泉内阁打着“无圣域的结构改革”旗号,意图将 NHK 民营化,使之成为一个单纯的市场竞争性的媒体,最终失败。安倍政府则选择干预 NHK 的人事安排,让小说家百田尚树、评论家长谷川三千子这两位保守派论客担任经营委员。还让与自己关系密切的籾井胜人出任 NHK 会长。2014年,籾井在就职记者会上称随军慰安妇“在(战争中的)哪个国家都有”,还积极表示 NHK 的国际报道要“同政府立场一致”,节目内容“至少不能偏离日本政府观点”。

同时,NHK 经济上遭遇困境。1979 年,经营赤字的 NHK 不得不向国会提出提高收视费征收额和要求批准相关预算的申请。但其预算案需经多数党的“电波与广播问题小委员会”审议后,才提交 NHK 法定的最高决策机构“ NHK  经营委员会”。党派的压制迫使 NHK 做出“对新闻报道的内容多加留心,不致引起问题” 的口头承诺。

重重困境中,艰难摇摆的 NHK 开始表现不佳。近年来,NHK 在新闻和纪录片中发布了不少支持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以及一些激进的右翼观点。日常运作中,NHK 的新闻报道则日渐中庸,通常围绕官僚的活动对日常的政务内容进行直接转述,这种对来自官僚机构的报道信息的依赖,客观上也导致了对执政的保守势力的帮助。

2001年“女性国际战犯法庭”报道是令 NHK 受到批评的重要事件之一。在制作关于该活动的纪录片节目过程中,保守派和右翼对 NHK 施加压力,导致 NHK 播放时予以了修改,缩短了播放时间。事后,不少左翼团体和学者对 NHK 提起诉讼,认为 NHK 剪掉活动重要内容,改变节目主旨,对观众造成误导。尽管 NHK 最终免于承担法律责任,但其公信力丧失的事实却表露无遗。

和这次事件一样,NHK 往往在讨论日本政府所反对的政治问题时陷入双重困境,一方面作为公共媒体必须顾虑一定的客观性,另一方面又因为受到的政治控制而有部分妥协,所以往往同时受到来自两方的社会压力:左派人士认为对节目的整改是屈从于右倾保守政治家压力的结果,右翼则抨击 NHK 是“日奸”和左派走狗。在此基础上,NHK 还要遭受信息时代下市场中种种新媒体的冲击。

由于 NHK 的公共性和被保护的地位是在特殊历史环境下由外来力量干预产生的,不参与市场竞争,还强制收取收视费用,大众往往认为 NHK 是具有垄断权力的大型机构,这一形象招致热爱自由互联网文化的年轻人的厌恶。

与此同时,各政党越来越重视利用无审查和把关的互联网进行政治宣传,用看上去更亲切和蔼的方式贴近民心。自从2009年在日本弹幕网站 NICONICO 的调查中拔得绝对头筹开始,自民党便开始加强与该网站及其网民的积极互动。安倍称赞 NICONICO 比传统大众传媒更加公平公开,并在该网站开设个人和自民党的视频专栏,开展辩论直播,甚至亲自参加大型线下活动——二次元热血欢快的呼声和弹幕中,传媒巨头 NHK 政治影响力第一的冠军旅程正在终结。

报道《731部队真相》的NHK:面临政治社会双重困境
NHK从日本内外收集到数百件有关731部队的资料

改进中的NHK:公共性独立媒体发展可能性

为了恢复受众的信任,NHK 采取了一系列措施,《731部队的真相》纪录片就是其中一例。今年1月,前三菱商事副社长上田良一接任 NHK 会长。上田在就任记者会上承诺将遵守公平公正、自主自律的运营方针。之后,《731部队的真相》纪录片出炉,可谓是 NHK 向公众热切发出的“独立宣言”。

影片播出后,有更多日本民众开始反思历史,在 NHK 官网的投票中(截至8月24日),68.5%的网友选择“陷入沉思”,17.9%的网友选择“哭了”,51.9%的网友表示“吃惊”。截至8月24日,《731部队的真相》在 Youtube 上的浏览量近14万次,评论达2063条。日本参议院议员小池晃在推特上发表了自己对节目的赞美和感想:“令人震撼,沉重的节目。没有被追究战争责任的日本医学界,有必要阐明事实。”可见,该纪录片为NHK的公众影响力重建做出了一定贡献。

报道《731部队真相》的NHK:面临政治社会双重困境

731部队总部残址、为了掩藏731部队的存在,毁灭其人体实验而被爆破后的建筑。

其实在此之前,NHK 早已为了保障其公共性和增强其影响力有过多次改革。2005年6月21日,NHK 公布了2005年度“对视听者的承诺”,承诺更多地提供与收视费相称的丰富优质的节目,彻底实行收视费的公平负担,将视听者的意见反馈到实际运营上,根绝不正之风,在运营中重视透明性与信息披露责任等。为了客观评估承诺实施的效果,NHK 还设立了“ NHK 承诺评估委员会”,由3名外部委员组成,负责测量和评估“承诺”实施的效果、视听者对 “承诺”的态度等。同年9月,NHK“新生计划”发布,推行大幅度组织改革和业务改革,推进机构精简,迎合数字时代广播通信融合的趋势。之后,NHK 在受众调查和服务上更加重视。尽管面临金融危机和经济不景气带来的财政压力,NHK 仍持续加大对于受众服务方面的投入。根据公开报道,从2008财政年度到2010年财政年度,NHK 用于收听收视受众服务活动的经费从62 亿日元增长317 亿日元。

不过,这些改革都没有解决NHK从立法上被政府限制的根本性问题。除此之外,纷繁复杂的社会环境仍然在冲击这个公共传媒摇摇欲坠的未来:自民党几乎连续执行50年,期间没有强大的政治反对力量;媒介机构或记者个人与执政党领导之间根深蒂固的私下关系;政治团体/势力的暴力威胁;其他商业媒介的冲击;泛娱乐化的侵蚀…… 这些逐步掏空日本媒体新闻自由的残酷现实正缓慢扼杀对重大话题的批判性讨论。



因此,不少日本学者提出,要想保障NHK的独立和公共,只有进行制度改革的方法。例如,原《朝日新闻》论说委员,学者隈元信一就发表文章称,应该从《广播法》中削除命令性条款,将完全的自由性还给 NHK。同时,在经济上彻底废止拨款的作法,或保留拨款,但在 NHK 中开设专门的政府栏目,与自主编辑的节目区别开来,确保观众明确信息的来源。遗憾的是,迄今为止,这些学者的提议尚未得到有效推动。

世界范围内,和NHK结构类似,从资金和监管上都有或多或少依赖政府的公共媒体机构还有英国的BBC,美国的 CPB 和 PBS 等等,它们同样面临着相似的处境与挣扎。NHK 的历史经历和处境深刻展现了公共电视媒体与政府、民众的关系:公共电视并不每时每刻都是公众利益的看门狗,也并不完全是政府的传声筒,但时刻面临着客观性和中立性被侵吞与操纵的风险,总是在经历反复无常的整改与妥协。而如何让这些公共媒体在有效的改革和监管之下创造出更加理性的知情社会,始终是一个值得再三询问和思索的当代命题。

用户评论
暂无内容
用户名:
E-mail:
评价等级:               
评价内容: